新闻资讯
NEWS

公司新闻
NEWS

NEWS
儿时的巽山

时间:2019-11-30

包蔓萍

巽山坐落在鹿城區東南隅,山上有一座六邊七層磚塔,名為巽山塔,“文革”時期民間叫山前塔,是溫州市區四大古塔之一。

上世紀七十年代,巽山東首腳下一座廟東皇殿,母親的生產車間就在殿裏■亚博简介■。東皇殿左右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殯儀館,背靠著巽山,門前是一條碎石的大馬路,經常塵土飛揚,現在叫飛霞南路。

我的童年生活[區域 的拚音:qū yù]就是家門到巽山三公裏的直徑範圍之內,天天跟著母親上下班,在母親忐忑不安的注視下,沒事就跑到巽山上。因為每[星期 的拚音:xīng qī]六下午有一班解放軍叔叔在山上練武,大家懷著崇拜的目光看著解放軍叔叔練兵。他們練武後就圍著一位叫“唐友”的中年男人,要求他背誦語錄,以[度 的拚音: dù]過一個歡快的下午。

唐友成年累月[穿著 的英 文:wears]一件破舊洗得發白的軍裝,胸口插著一支舊鋼筆,胸前戴著一個好大像章。紅色塑料封麵的語錄隨身帶,語錄他都背得滾瓜爛熟,你說任何話他都能接語錄對答如流。隨便抽了一段語錄,他不用多想,張嘴就來,且吐字清楚。

每逢解放軍叔叔讓他背誦語錄時,他[立刻 的英 文:gogo]“騰”地站起來,畢恭畢敬地,做[一種 的拚音:yī zhǒng]標準動作,[即將 的拚音:jí jiāng]語錄先放在胸口心髒處,然後一麵喊當年的流行語,一麵手持語錄向前揮至手伸直,然後一本正經鏗鏘有力念詠■亚博信息举报■。

解放軍叔叔和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都被他的動作弄得仰頭大笑,唐友成了大家的開心果。幾年後,解放軍叔叔沒來巽山練兵,唐友也沒來到山上。

秋天,山坡上滿是飛舞的落葉,我們先用一條長長的鐵絲戳牢,然後把落葉擼下來,用縫麻袋的粗針麻繩串起,一串一串提回家,把它們扔進爐灶,化成燒飯的輕煙。

[夏天 的英 文:summer],小夥伴們在山洞水溝裏抓[蝌蚪 的拚音: kē dǒu][帶著 的拚音:daizhe]濕漉漉的褲腳和一臉泥巴,享受著飼養“金[魚 的英 文:fish]”的樂趣。

中午餓了,便到茶院寺邊一家饅頭店買下幾個三分錢的呆頭包或五分油餅,泡上一杯白糖開水,咀嚼著。日子緩緩地流逝……

七歲那年,我背上母親手縫的花布書包,入讀於巽山腳下的巽山小學。花著爺爺給的零花錢,嚼著兩分錢一包的爆米花,唱著《學習雷鋒好榜樣》,哼著“打不盡豺狼,決不下戰場……”憧憬著童年的[夢想 的拚音:mèng xiǎng]

巽山,便是我們常去玩耍的地方。我記憶中的巽山塔,曆經百多年風雨滄桑,加上年久失修,塔身已傾斜。山體裏有防空洞,巽山山頂上原本的魁星閣和驂鶴亭等在“文革”時期“破四舊”時鏟平,山上光禿禿一片。隻有巽山塔是[唯一 的拚音:wéi yī]的風景,古塔為七層傘狀物重疊的樓閣式塔,在“文革”中也難逃一劫,塔的每一層飛簷翹角,被作為“四舊”砍掉了,失去了昔日的風韻。

塔下是老屋、攤兒、板車、門台、天主教堂、饅頭蒸籠,還有那青石條堆砌的石橋,不知人影何處的倒水聲……人來人往,雖然破舊不堪,卻仍然風情萬種。

1974年5月19日星期天,巽山塔因備戰挖洞受震而塌倒。記得那天的[上午 的英 文:morning]7點多,巽山塔往殯儀館這邊“轟”一下子坍塌。巨大的聲音吵醒了附近安睡的人,都以為階級敵人投下炸彈,大家衣衫不整地跑出家門看個究竟,見巽山處彌漫著一大片“蘑菇雲”的灰塵,才得知塔坍塌了。事後,[人們 的英 文:People]紛紛議論,塔下的西、北首是民居住宅,南首是馬路,東首是殯儀館,白天,殯儀館裏開追悼會的人成群結隊,沒有開追悼會時,也有幾個打麻繩的工人整天在此忙忙碌碌,還有山腰上[許多 的拚音:xǔ duō]鍛煉的市民,而倒塔的時間卻在上午,又是星期天,竟無一人傷亡。

塌塔的當日,附近居民紛紛跑去拿塔磚,有的甚至拉板車過來裝運,塔磚不到一天就一搶而光。塔磚長寬高約35cm×25cm×6cm,[傳說 的英 文:legends]有糯米摻做,具有靈光。迷信之人原本指望塔磚能有鎮舍之吉,想不到[不久 的拚音:bù jiǔ],用了塔磚的人家相繼[出現 的英 文:There]不祥之兆,他們誠惶誠恐把塔磚畢恭畢敬地放回原處。有的把塔磚包上紅紙,借以消災滅禍;有的在山上點上一對紅蠟燭,跪地懺悔貪念之罪,禱求保佑家人平安。

後來那些塔磚還是被[一些 的拚音:yī xiē]人漸漸地拿光,從此巽山塔僅存塔基遺址。直到“文革”[結束 的拚音:jié shù]後,巽山村民出資在塔邊建了一座簡易的神殿。

[隨著 的拚音:suí zhe]時代的變遷,巽山塔被人們慢慢的淡忘了。2004年,由市政府出資在舊塔基上複原了六麵七層仿樓閣式磚塔,塔基為青灰色花崗岩須彌座,共七層,塔內中空,有樓梯至頂,六簷飛翹,美輪美奐。後來,[當地 的拚音:dāng dì]老人集資建成觀音閣、幸福亭和晚香亭,又成了溫州一道美麗風景。

春去秋來,巽山塔,還有兒時塔下的那些神秘、崇敬,那些天真、[自信 的英 文:confidence],都漸漸成了記憶。在媽媽一步不離的牽手之下,聆聽著長輩的教誨,走過 “星星等起月光似”(溫州話)的日子,我們長大了,歲月磨平了[所有 的英 文:all]的棱角,褪去了[全部 的拚音:quán bù]的激情,巽山的記憶也漸漸平淡如水。


本文由◆亚博政策解读◆发布;

网站地图